赌球网

租车咨询

当前位置:主页 > 租车咨询 >

中国互联网产业也正在遭遇历史最强挑战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9-07 09:08

  程维承诺,平台将新投入1.4亿专项资金加强安全客服团队的建设,下决心摒弃客服外包模式,在今年年底前将自建客服中心扩展至8000席。
 
  在经历六年的狂奔、估值达到700多亿美元、几乎垄断中国网约车市场后,滴滴这家中国最庞大的独角巨兽,终于迎来了发展中历史性的拐点。
 
  某种意义上,9月5日这一天,既是滴滴的拐点,也是中国整个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历史性拐点。宣告奉行丛林法则、自由、野蛮式发展为特征的中国互联网的上半场的终结,此后,以政府强监管为特征的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将正式开启。
 
  多事之秋2018 9月5日, 北京秋高气爽,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初秋季节。在滴滴北京总部,却弥漫着一股萧杀的气氛。
 
  交通部牵头的多部委检查组正式启动入驻式检查。在会议室,面对台下坐着的一排神情肃然的各部委大员,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像小学生一样反思着自己的过错,台下的大员们在彼此交换着意见,好似在艰难地抉择该如何给面前这位“问题儿童”定性。
 
  首先遭遇“水逆”的是互金领域的代表性企业趣店,截至目前股价相比去年上市时已经跌去了80%,从最高时110多亿美元的市值跌至目前不到20亿美元。
 
  受累于去年年底颁布的现金贷监管政策,今年以来趣店股价跌跌不休,甚至于一天便跌去了30%。而整个互金领域也是噤若寒蝉,从上至下开启了金融严监管之年。
 
  4月份开始,“噩运”开始降临今日头条,先是被要求整改,后来直接被暂停下载服务,内涵段子则被永久关停,抖音也暂停了评论功能,整个今日头条系宣称将招聘万名内容审核员加强内容审核工作。
 
  而网信办围绕低俗、暴力等内容的集中整治,也已经在全互联网内容行业拉开了新一轮的序幕。
 
  5月份郑州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时隔不到四个月乐清女孩再因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至此滴滴引发全民公愤,加强网约车行业监管的呼声此起彼伏,方才有了文章开头交通部联合多部委入驻多家网约车平台企业检查工作的举措。可预见的将来,网约车领域必将在数据层面被强力监管。
 
  8月31日,教育部等八部委联合发布《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其中国家新闻出版署提出要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网络游戏领域正式告别过往版号申请不设限的时代。程维在会上检讨说:“滴滴运营如此大规模的移动出行业务,缺乏经验和参照,没有足够的敬畏之心、警惕之心,丧失了安全红线和底线的意识,社交出行的引入也偏离了绿色共享出行的初心。”
 
  2018,可谓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多事之秋、水逆之年。
 
  9月1日开始,因受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政策的影响,作为国内互联网两大巨头之一的腾讯,股价5日内大跌超10%,市值蒸发3000亿港元,一度险些失守3万亿港元的支撑点。近一年来,腾讯的股价大跌30%。而国内另一游戏巨头网易,近5日股价也大跌7%。
 
  9月初,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网络订餐食品安全问题约谈美团、饿了么等网络餐饮服务平台负责人,要求其进一步落实主体责任,开展自查自纠,确保整改到位。
 
  历时5年之久的《电商法》近日被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过往十几年处于灰色地带的行业玩法开始被明文规定下来,其中就涉及网商交不交税、卖家刷好评、删差评、平台在事故中的责任认定等问题。
 
  电商法不仅仅局限于我们惯常以为的淘宝等电商平台,而是覆盖所有有交易属性的平台,包括携程、美团、滴滴等。至此互联网交易平台将处于规则明晰的监管之下,再也没有了往日不交税、不负责等的发展便利。
 
  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产业相伴而生的风险投资领域也正在遭遇历史最强挑战,不仅要面对未来一段时间宏观环境走弱募资艰难的困局,还将承受税务部门将投资回报税从20%提高到35%的打击。
 
  当投资机构日子变得不再好过时,靠它们投资供养的互联网创业企业也将变得举步维艰。种种信号都预示着,互联网的春天已经过去,未来将再难有神话,将不再弱监管。
 
  接二连三的互联网企业踩雷事件,让正处上市路演前夕的美团CEO王兴也感惴惴不安,9月4日他发了一条饭否,罕见地祈祷称“希望接下来九天不要爆发战争或其他大的黑天鹅事件。”
 
  业界人士都在揣测:下一个“遭殃”的互联网企业会是谁。
 
  步步推进的政府监管
 
  回顾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历史,政府对互联网的监管不是今年才有,而是自互联网进入中国的第一天就已经被置身在监管的大捧之下。
 
  1993年,也就是在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的前一年,政府就成立了国家经济信息化联席会议,主要负责协调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方面的重大问题。
 
  此后,国家更是从法规、政策等多个方面对互联网进行全方位的监管,一套相对完整的监管体系早就已经建立。
 
  只不过政府监管的政策始终都赶不上技术发展的速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政府对互联网保持着弱监管的状态。也正是由于此,大部分如今已经成为巨头的互联网公司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一面。
 
  它们大多信奉丛林法则,利用规则的漏洞以及监管的缺失野蛮生长,抄袭、盗版、侵犯隐私等现象随处可见。
 
  因此在过去十年,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获得了充分自由的发展空间,也初步形成与美国互联网产业匹敌的竞争实力。
 
  虽然偶有政策的大棒加身,也多集中在资讯、通信、娱乐等信息传播领域,最初的微博和快播就没有摆脱这样的境遇。
 
  2013年,一向在公共议题上活跃的微博,就遭遇了政策的当头一棒,许多大V被封号,公共议题也逐渐消失不见。
 
  微博变得面目全非,成为了明星八卦的聚集地。在某种程度上,当初的那个微博已经死了,留下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快播的情况就不同了,作为一款多功能、个性化的播放软件,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而截至这一年的6月,中国网民数量才仅有5.38亿。
 
  即便如此,由于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以及盗版的问题,2014年快播直接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其创始人王欣也一度锒铛入狱。
 
  如今的快播已经破产清算,王欣也投入到新的事业之中。可监管的大棒却依旧没有停止舞动,并逐渐向其它领域渗透。
 
  强监管时代来临
 
  互联网企业真的要和野蛮发展的时代挥手告别了。
 
  且不管产品如何,想要继续发展,总要面临一双监管大手:面对政策严打内涵段子直接被叫停,哔哩哔哩被暂停下载一个月,进行全面整顿,单是从B站总部内部摆设的学习材料就可以看出这些企业的求生欲。
 
  遥想三年前还是另一番光景。2015年,互联网+成为最热的词汇,那一年,总理还在中关村喝创业咖啡。
 
  时移世易,如今的互联网已经从浅层次的工具产品演化为真正能够重塑服务模式、变革生产方式的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
 
  日常的衣食住行已经被互联网渗透,其影响着社会的方方面面,在这样的背景下,互联网监管的力度正在加大,网络安全也被提升到了新的高度,“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
 
  监管的领域也不再局限于信息传播行业,正逐渐向更为复杂的公共服务(金融保险、交通出行、医疗健康、教育培训)乃至第二、第一产业(工业互联网)等领域延展。
 
  在经过多年的野蛮生长之后,如今监管正成为影响互联网发展最为重要的变量之一。未来,也只会进一步强化。
 
  毫无疑问,互联网的强监管时代已经来临。过去互联网企业所信奉的那套丛林法则已经行不通了,而身负原罪至今还尚未洗白的企业也必将为它们的傲慢付出代价。
 
  当下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要想继续大展身手,就必须要适应新的规则,在规则之下谋求发展。否则,等待它们的或许就是死亡。
 
  再见了,充满荷尔蒙气息的、野蛮生长的中国互联网上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