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

租车流程

当前位置:主页 > 租车流程 >

亚马逊的许多高管正在面临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巨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5-17 10:21

  在过去的10个月里,已有几名高层和高级管理人员离开了亚马逊。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家人的健康问题,负责全球招聘的副总裁苏珊·哈克休假了。弗里曼在9年前加入亚马逊,之前曾在Zalando度过短暂时间,在内部获得了很多支持。他负责监管所有Alexa消息功能的开发,如音频和视频通话。此前,他还经营过亚马逊的整个视频团队,包括Prime Video和Amazon Studios。
 
  之前报道的其他离职事件中的高管包括:Prime总裁格雷·格力和市场总监塞巴斯蒂安·康宁汉姆等高层管理人员,以及亚马逊网络服务副总裁吉恩·法丽尔,和加入了Snap担任首席财务官的亚马逊前财务副总裁汤姆·斯通等低级高管。据一位熟悉情况的人士透露,Echo,Alexa和应用程序商店的前副总裁迈克·乔治在去年6月在亚马逊工作了20年后退休,但目前已重新加入该公司。
 
  据知情人士透露,负责邮件产品的Alexa副总裁吉姆·弗里曼告诉亚马逊,他今年早些时候将辞职前往德国电子商务公司Zalando工作,而上级要求他留下来。
 
  弗里曼没有退让,而在四月他最终加入了那家位于柏林的公司。
 
  弗里曼的离职是亚马逊最近一轮高管离职潮的新案例。即使亚马逊目前享有着前所未有的成功,公司股价也取得创纪录的新高,一些高管还是选择离职。招聘专家说,更多的小公司提供了更多新的机会,并让员工从高强度的工作文化中解脱出来。
 
  就弗里曼的这次离职而言,这是他在Zalando的第二次效力。他之前于2016年加入该公司,仅在六个月后就因个人原因返回亚马逊。知情人士说,他的个人问题最近几个月已得到解决,因此他坚持要回到德国的公司。
 
  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认为我们公司存在管理层离职的顽疾是不正确的。亚马逊是在美国最具吸引力的工作单位,领英数据显示,我们的副总裁留存率接近95%。20年来,只有少数高管出于个人或职业原因来来去去——这在任何公司都是如此,但亚马逊的独特之处在于许多人回来了。”
 
  更重要的作用
 
  一位科技投资者——由于与亚马逊的紧密合作而拒绝透露姓名——表示其中一些人才的离职原因是他们希望在团队中担任更重要的角色。
 
  例如,弗里曼现在正在负责Zalando的所有技术工作。法丽尔离开AWS加入Smartsheet,成为该公司最近一次IPO路演的一部分,这是亚马逊没法提供的东西。曾任亚马逊董事的杰米·海伍德现在负责优步在英国的业务。而对于斯通来说,投资者则推测他很可能对Snap的“扭亏为盈”感到兴奋。
 
  一些专业的招聘人员指出,离职的管理人员数量突然增加的两大原因是:经济危机后的倦怠,和其他公司对亚马逊高管的强劲需求。
 
  总部位于西雅图的高管招聘公司Herd Freed Hartz的执行合伙人吉姆·赫德表示,亚马逊可能会是一个工作很艰难的地方,因为它的工作文化往往比同行业其他公司的一些工作文化更加快节奏、更加高压。
 
  “当你去亚马逊时,你就像在跑步机上——这真的是一刻都停不下来,”赫德说。“这不适合于每个人。”
 
  赫德也表示,与此同时,由于近几年亚马逊取得的成功,亚马逊对高管的需求也增长显著。他说,就目前而言,他的十个客户中有九个选择亚马逊作为他们最喜欢的挖墙脚的目的地。
 
  亚马逊的股价越高,就有越多的公司会要求亚马逊高管来到自己公司帮助建立类似的“增长”文化。赫德说,许多离任的高管陆续加入一些后期创业公司,如Airbnb,WeWork和Uber,这并非巧合。
 
  “在90年代,每个人都想要挖走微软高管,现在是亚马逊。”赫德说。
 
  一位硅谷招聘人员——因与亚马逊合作而拒绝透露身份——表示道在AWS和Alexa的语音技术取得突破性成功后,近年来对亚马逊高管的需求增加。这位人士表示,这两家公司已经将亚马逊的形象从一家简单的在线零售商转变为一家更加复杂、有技术含量的科技公司,而且亚马逊里面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的天才工程师简直是多如牛毛。
 
  这位消息人士表示:”亚马逊现在有这么多的领域,与很多人息息相关,所以它成为了科技领域中任何企业的最渴望的挖人才基地。“
 
  薪酬差异
 
  因此,亚马逊的许多高管正在面临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巨额薪酬诱惑。举个例子:Snap的新首席财务官斯通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总薪酬——这相当于去年美国本土最大的美国公司中第63位最高薪CEO的薪水,甚至与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相同。
 
  但是,也不是每个人离开亚马逊后都能享受如此巨额的薪水。招聘公司Y Scouts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斯·恒森表示,有些人被迫减薪,到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工作,但是在那里他们可以更多地参与到业务决策里。
 
  他表示,亚马逊已经变得如此庞大——现在拥有超过56万名员工——几乎不可能做出真正“动脑筋”的重大决策。对于那些渴望更多亲身参与到企业决策的人来说,这种改变意味着付出代价。
 
  “他们愿意花更少的钱以创造更大的影响力,”恒森说。“很多这些人觉得他们不能在亚马逊展现自己的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