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网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从政治生活、社会文化到经济领域都发生着国家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7-11-02 09:18

价值诉求等功能随之弱化,中老年人群的情感无处安放。加之逐渐觉醒的个体对生活有了更高要求,渴望获得情感表达与价值意义等满足。因此,在家庭场域中无法让个体获取的情感依赖,迫使个体向家庭外寻求“为自己而活”就成了必然选择。
 
广场舞赋予了50、60后中国女性一次重返年轻的机会。而这实际上也恰是广场舞这一符号与舞者在个体心灵以及过往集体生活记忆中的对话。与现代社会中提倡的现代性的消极方面:理性化、个体化、工业主义和去魅不同,广场舞成功地表达了社群的情感需求、
 
团结、信任和自主的要求。这一社群意味着;(1)团结,亦即一种亲密感,一种集体感和相互依赖感;(2)信任,与社会生活的私密和距离相对立;(3)自主,因为社群涉及对个人作为社会存在价值的承认。20世纪50、60年代出生的中国女性是广场舞群体的主要成员,
 
她们中绝大多数在年轻时都有着自己独立的职业或工作。一方面,退休后原本工作的时间转为空闲,作为职业女性,她们更重视闲暇时间,不想将空闲时间全部贡献给家庭;另一方面,正如贝克在《个体化》中所说,“花钱的人是拿主意的人”,钱能给人某种权力和能力
 
在其所处的环境中得以坚持自己的权利,同样作为家庭贡献收入的女性更有权利去塑造家庭和自己的生活方式。基于以上两点的共同作用,女性极为自信又自发地外出寻觅能够塑造自己退休生活的娱乐趣味。广场舞动作简单、不受年龄限制、节奏欢快,
 
参与人数众多,与她们熟悉的集体文化氛围如出一辙,同时它又打破了中老年人因循守旧的被标签化的生活方式。类似的生活经历和观念裹挟着集体的温情和由此塑造出的信赖感,使她们遇上广场舞时感受到了观念的共鸣——身份的认同及情感的归属。